首页 体育 82岁院士获颁世界聚变领域最高奖项,“我只是集体的代表”

82岁院士获颁世界聚变领域最高奖项,“我只是集体的代表”

浏览:450 2019-11-10 13:51:41 作者

在最近于日本大阪举行的国际惯性聚变科学与应用会议(ifsa)上,中国科学院院士、理论物理学家、北京大学应用物理与技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何贤图院士登上平台,并获得美国核学会颁发的2019年“爱德华·泰勒奖”。这是美国核物理协会建立的聚变能源领域的最高奖项,以“氢弹之父”爱德华·泰勒(edward tylor)的名字命名。它每两年在国际惯性聚变科学与应用会议上发表一次。每一次,它都授予两位杰出的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科学研究和受控热核聚变方面的开创性研究和领导作用,这些研究和领导作用是利用激光和粒子束产生高温和高密度物质。

根据北京大学应用物理与技术研究中心官方网站的信息,在主席台上,何贤图谦虚地说,该奖项属于集体。“能获得泰勒奖,我感到非常荣幸。首先,这个奖项是集体荣誉。我只是我团队的代表。其次,我认为我个人获得了这个奖项,这也代表了中国惯性约束聚变重大科学工程和高能量密度物理研究的快速发展,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何贤图表示,大型科研项目必须重视相关基础科学研究。只有高度重视基础研究,我们才能打开科学之门,在科学项目上取得突破,并符合国际标准。

何贤图院士被授予“爱德华泰勒奖”。这篇文章中的图片都来自《中国科学日报》。

何贤图因其在中国惯性约束聚变项目中的杰出领导和对目标物理和高能量密度物理研究的重要贡献而获奖。他因此成为继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学家、上海交通大学前校长张杰之后第二位获得这一荣誉的中国科学家。法国科学家帕特里克·莫拉教授今年与何院士一同获奖。

奖励证书

何贤图是我国激光惯性约束聚变研究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于1937年9月28日出生在浙江镇海。1962年从浙江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打算留在学校当助教。然而,由于国家的需要,他进入了从事核武器研究的第二工程系第九研究所(中国工程物理研究所的前身)。在50多年的研究生涯中,他经历了前20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的相关研究,随后实现了中子弹科学理论的突破,并在未来30年致力于激光驱动惯性约束聚变(icf)的研究。在惯性约束聚变研究中,他曾组织和领导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工作,建立了中国独立的研究体系。在基础研究方面,他主要从事高能密度物理学、非平衡统计物理学、激光与等离子体的相互作用、激光核聚变物理学和非线性科学。

1955年1月,中共中央作出了建立核工业和发展核武器的战略决定。为了促进中国的核试验研究,1960年和1962年,中国动员了两组优秀的核研究人才。几年来,一大批归国精英和国内科技骨干带着强烈的爱国热情走上了核工业建设和核武器发展的前沿,为中国原子弹氢弹的研发做出了巨大贡献。何贤图是第二批动员起来的重点人才之一。他曾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回忆道:“1962年,我从浙江大学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毕业后留在了学校。11月,我接到通知,要去北京一个神秘的单位报到。正是这一意想不到的召唤将我带到了核武器研究的门槛,并开启了我在祖国发展核武器的先驱之路。”在北京报到后,何贤图在理论部主任邓稼先和副主任周赵广的领导下工作。他们当时的目标是1964年第一颗爆炸的原子弹。何贤图假设计算第一颗原子弹的过早发射概率。

核武器是这个国家的重量。当时,真正的国际战略核武器是氢弹。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后,何贤图开始从事突破氢弹原理的热试验物理理论研究。

20世纪80年代末,何先图进入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激光驱动惯性约束聚变(icf),并为此付出了大量努力。

目前,实现受控核聚变主要有两种技术途径。一是用托卡马克装置进行“磁约束聚变”研究,如国际热核实验堆(iter)计划;另一个是icf。Icf使用高功率和高能驱动器(目前为激光器)提供能量,使含氘氚聚变燃料的靶丸经历内爆压缩和热核点火燃烧,释放高增益聚变能量。Icf研究除了聚变能之外,还可以用于国防和基础科学研究。

在我国的icf项目中,何先图曾带领研究团队突破了大量科技难关,建立了我们独立的icf研究体系。近年来,他带领团队开展了高能量密度物理研究,提出了温密物质能带理论(wdm)、高能量密度流体的流体动力不稳定性和可压缩流体湍流耦合模型,这对研究行星内部物质的材料性质、icf内爆过程和界面物质的混合等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何贤图院士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和二等奖,以及八项部级奖励。2000年何亮·李奖;2001年,他因在863计划中的突出贡献获得国家先进个人奖。为表彰他对理论物理研究的杰出贡献,2018年9月25日,IAU小天体命名委员会发布了《小行星通报》,正式命名小行星079286为“何仙图星”。

瑞博 甘肃快3 加拿大28 澳客彩票